叶琅琅琅琅—咸鱼手

跳下去吧!没有然后了!

[小甜饼]商业互吹(上)

*娱乐圈paro+没什么存在感的abo设定

*字面上的商业互吹,非常正经且索然无味的文

*吹着吹着我就喜欢上了他

*妈的,好难看

正文:

 

叶修对蓝河的第一印象有点不好,他也曾听过这个后起之秀的名字,可第一次相见却是在一家酒店门口。

还有面色潮红的衣衫不整的黄少天。

蓝河一手拉着黄少天的衣服一手松着他有些紧的领口,白净的脸在酒店灯光的映照下愈显暧昧,表情急切,半拖半抱地把黄少天就往酒店里带。而黄少天双手推拒着还是没推开,一个A软软地靠在蓝河这个omega身上,信息素的味道淡淡地传过来。

叶修躲在角落里抽烟,闻到信息素的味道就心道不好,刚想出去就看见喻文州急急过来接走了黄少天。他暗自松了口气,看着那个青年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心里泛起一股微妙的不爽感。

叶修在娱乐圈这么多年,那些腌臜事自然了解得清清楚楚,不少小明星都想靠爬床来抢资源,爬金主的床,爬大咖的床,爬导演的床都屡见不鲜。他虽然洁身自好从不搞这些潜规则,但他也没有强迫别人和他一样的意思,你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是你的自由,他叶修纵是一代影帝也无权干涉,你自己负责罢了。所以他多年来对这些爬床的小明星也没多大意见,你开心就好嘛。而如今,他站在阴影里,看着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干净利落的青年,还是无法接受他想爬黄少天床的事实。

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做那种事呢?他颇有些郁闷地抽了一大口烟,开始莫名讨厌蓝河。

香烟的红点在墙角里明明灭灭,一具温热的身体却忽然贴了上来,鼻尖萦绕的除了烟草味还带上了甜腻腻的属于omega的香气。

 

蓝河送走了醉酒的黄少天,长舒了一口气,自家偶像的信息素也那么霸道他差点就受不住了。他刚想回酒店,晚风就送来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他将视线移过去,角落里有两个身影相拥纠缠,一辆车经过,车灯一瞬照亮了他们的脸。

叶修和一个omega。一个正在发情的omega。一个正在发情的新出道的omega。

叶修把人抵在墙上,嘴里叼着烟,唇角轻勾,手里拿着皮带,而那个omega眼神痴迷的看着,努力把下体往他身上蹭。

按理说看到叶影帝叶大导演叶大编剧的八卦是应该开心的,毕竟那些狗仔每天蹲点就是为了这个,圈内人也以发掘叶修八卦为乐。可蓝河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冷笑了一声,转身进了酒店。

他的偶像是黄少天没错,可叶修却是他的初心。当年一部《一叶之秋》横空出世不知多少人因为他才踏入娱乐圈这个大染缸,蓝河也是其中之一。在他进入这个圈子时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像叶修一样洁身自好,绝不可为名为利就忘了自己,当一个演员而非明星。

而现在,他亲眼看见自己的神跌落了神坛。像那些靠下半身思考的A一样,抵不住诱惑,抱着omega啃,放弃了自己的原则。蓝河不是非要所有人都不能潜规则,可那个人他无法接受是叶修。

妈的,老子要当叶黑。他悲愤的想。

叶修麻利地拿皮带捆住了那个新人的双手,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段位太低了,哥是不吃这套的。”他拨打了omega救助热线,让工作人员把人带走,回头一看,蓝河早就不见了,他撇了撇嘴,有点遗憾。

这就是叶修与蓝河的第一次见面,从这时开始,他们相看两相厌。

可两人差距不小,平时本就没什么见面的机会,而每次电影节遇见,两人都会默契地避开对方,连眼神交流都没有,记者们自然也没有意识到两人不和的事实。

反正也没有合作的时候,不和就不和吧。他们这么想到。

 

直到,《君莫笑》剧本的完成。

这又是叶修自拍自导自演的一部电影,大将君莫笑受朝廷猜忌家破人亡,逃跑时坠落山崖,被蓝溪阁小剑客蓝桥春雪所救,也在后者的开导启发下进入江湖,结交一票好友与日渐腐朽的朝廷对抗。后来外敌入侵,朝廷江湖联起手来对抗外敌,君莫笑带着好友夜雨声烦大漠孤烟等百余人坚守孤城三十天与十万大军相抗,而朝廷剧变,政敌切断了粮草供应。漫天风雪,君莫笑单膝跪在尸山中,永远闭上双眼,手中握着的荣耀旗帜鲜红如血,随风飘扬。

整个故事涵盖国仇家恨,还有君莫笑和蓝桥春雪间那点暧昧情愫,目标直指国内外各项大奖。

可惜,选角却遇到了困难。夜雨声烦自然是黄少天,大漠孤烟韩文清很合适,一枪穿云也定了周泽楷,却唯独蓝桥春雪这个角色怎么也定不下来。

蓝桥春雪是一个戏份不多却至关重要的角色,他需要引导君莫笑走出家人被杀自己被所付出心血的朝廷猜疑追杀被心腹好友背叛的阴影,还要替他打开五彩斑斓的江湖大门,他就像他的名字一般是春天薄薄的雪,落在君莫笑干涸的心土里,化成晶莹的水滴将他滋养。而蓝桥春雪自身温柔灵动干净善良也成了君莫笑心中永远的一块净土,此后江湖尔虞我诈,战场血腥厮杀,庙堂暗讽刁难,只要君莫笑想起那个蓝衣的小剑客就会平静下来,眼前桃花春雪就让他微笑。

这一切就决定了蓝桥春雪的扮演者必须是个干干净净的人,他往那一站,脸上笑意清浅,就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陈果在那急得团团转,看着叶修老神在在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还不着急!试角蓝桥春雪的来了一波又一波,干净的你嫌人家没演技,有演技的你嫌人家不清爽,又干净又有演技的你说你不合眼缘,这就要开拍了这可怎么办啊!”

叶修瘫在沙发上,不说话。

那些人当然不行了,他们又不是蓝河。

说来实在嘲讽,在写这个剧本时,叶修就觉得蓝桥春雪非蓝河不可。他又想起那次相见,青年穿着白衬衫,灯光照在他的侧脸上,明灭的光影让他五官更加立体,他脸上带着些微红,嘴角微微翘着露出两个小酒窝来,眼睛亮晶晶的就像一颗星星。那一瞬间,叶修心跳加快,他眼前仿佛有桃花春雪映着一位蓝衣剑客精致的脸,剑客裹着白色的狐裘, 绒绒的毛领簇在脸旁。剑客对他一笑,覆着薄雪的桃花就失了色彩。

这样的人怎么能……生气,讨厌他!

叶修从回忆中抽身,对着陈果道:“老板娘,我有人选了。”

蓝河接到试戏通知时其实是懵的,他感觉到叶修对他的不喜,所以《君莫笑》选角时他也没怎么主动,而如今,叶修却通知他单独试戏?

他拿着剧本选段一点点的读,心里却在狐疑:叶修让他试蓝桥春雪这个和君莫笑关系不清不楚模模糊糊的角色,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在暗示他什么吗?

他越想越觉得奇怪,把正在吃瓜的笔言飞扯过来问道:“二笔,你说叶修这是几个意思啊,他要我试蓝桥春雪诶……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啊,我要不拒绝他?”

笔言飞看傻子一样看着他:“老蓝醒醒,起来搬砖了。”

蓝河拿手打他:“行了行了我开玩笑呢,叶神的戏我当然得好好演了。只是……”他微微咬了咬下唇,“只是我不知道行不行。我还没演过这种大制作的片子,演对手戏的还是叶神,这么一比我肯定得露怯,指不定就是那颗老鼠屎……”

笔言飞连打手势:“停停停!!大佬啊,你不是以为你出道至今走的是偶像派吧?”

蓝河一听气不打一处来:“笔言飞你怕是想失去我了!我怎么就不能当偶像派了,我长得也不差啊,虽然比不上周泽楷他们,颜粉还是不少的!”

笔言飞笑着搂过他肩膀:“现在心情好点了吧?老蓝啊,你要相信你自己,再不然你也得相信叶神啊,他让你去试,一定是觉得你合适啊。”

蓝河脑中浮现出叶修的模样,嘴上叼着烟,穿着高级的定制西装也掩不住通身的慵懒,眼神轻轻扫过来,挑起一个带着痞气的笑,怎么看都与严谨搭不上边。可是他坐在那,你就感到心安,恍若他就是整个温软人间。

“嗯,我相信他。”蓝河轻轻地说,

“我靠,老蓝你想什么呢你怎么脸红了!!你是不是在意淫……”

“老子没有想叶神!你不要胡说!”

“我没说你想叶神啊。嘻嘻嘻。”

“笔言飞你算计我!”

蓝河送走笔言飞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伸了个懒腰,简单洗漱后便上了床,明明很是困倦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睁着眼睛望了会天花板,光着脚嗒嗒嗒地跑回客厅,拿了《君莫笑》的剧本回床上。略略看了两页,就迷迷糊糊地犯困,蓝河把剧本抱在怀里,在枕头上蹭了蹭脑袋,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蓝桥春雪……君莫笑……”低不可闻的梦呓渐渐消散在房间里。

叶修忙了半天才得空舒展一下僵硬的脖子,他随意的看向窗外,一片的灯火辉煌,像极了初见蓝河酒店的灯光。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有节奏地敲击在木桌上。

“蓝桥春雪,蓝河……”

到了试戏的日子蓝河起得比笔言飞还早,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利落后,坐在沙发上反复读那几段戏,越读越喜欢蓝桥春雪这个角色。君子比德如玉,纵然身处蓝溪阁中,与各大江湖门派利益纠纷不断,他也坚定自己的原则,绝不向世俗妥协。就像君莫笑问他为何不联合其他人一起来除掉他时,他回答的那样:君子不行身后箭,笑里刀,杯中毒,强中取,言虚诞,叛道心。

蓝桥春雪一直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蓝河对他有种奇妙的共鸣,他已然入了娱乐圈,太多事也是身不由己,可他也希望自己能如蓝桥春雪一样,守住自己的初心。

他长舒一口气,忽然觉得能写出这样人物的叶修也一定是个光风霁月的人物吧。可他又想起那次酒店的见面,那些亲密的举动,那些暧昧的味道……

啧,叶修啊叶修,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他跟笔言飞到了酒店,开门的却是兴欣的老板娘陈果。蓝河诚惶诚恐打招呼:“陈,陈总好啊。”

陈果看他一副受惊的小兔子样也抿嘴笑:“蓝河是吧?叶修在里面呢,快进去吧。”

蓝河谦逊地点头:“陈总先进去吧,我来关门就好。”

陈果说:“叫陈姐就好了,别这么客气。”又朝里面喊:“叶修蓝河到了,你收拾收拾。”

蓝河听着里面传来的慵懒的“嗯”,不知怎么就红了脸。

叶修穿着简单的毛衣和衬衫,头发还乱糟糟的左右翘着,眼下的黑眼圈也很明显,不知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他看着蓝河眼睛一亮:“蓝河你好,我是叶修。咱们长话短说,今天试蓝桥春雪,我们来段对手戏,服装也就不纠结了,来吧。”

蓝河心说不是吧你们大导演试戏都是这么草率的吗?自我介绍都这么简短吗?还有导演你要不要洗把脸啊……

他还在内心吐槽,叶修已经眼神一变,嘴角含着抹痞气的笑,伸手揽过蓝河肩膀,恶作剧似的往他耳朵里吹气:“小蓝啊,我伤势未愈你怎忍心我做如此粗活?”

这段是蓝桥春雪与君莫笑相处一段日子后的了,这时君莫笑已解开心结,正欲离开蓝溪阁去寻旧友重起荣耀,内心却又不舍,正是纠结之时,而蓝桥春雪自是知道他的想法,也暗藏心事不能言明。

用笔言飞的话说,就跟恋人快毕业各奔东西又舍不得分手一样。

蓝河被他打得措手不及,耳朵传来的热意一直蔓延到脸上,白净的脸染上浅浅粉色。不过他好歹科班出身,反应得也是很快,换上属于蓝桥春雪的温和笑容,轻轻推了推叶修的手:“你可是我一手照顾的,伤势好没好我还不知道?别磨蹭了,快去把衣服洗了。”

叶修长叹一口气,摆手向旁边走:“人呢,就是这样喜新厌旧,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你变了……”叶修走到一处,专心看起蓝河的表演来。

蓝河看着叶修离开的方向,眼神晦明变化,他咬着下唇,手紧握成拳,半晌又放开,几个深深的指甲印留在掌心微微刺痛,他轻轻叹息一声,就像山涧的清风一样不露痕迹:“柳条折尽花飞尽。”

叶修挑了眉,他没想到蓝河居然自己改了台词,本来这该是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的。可蓝河这么一改,那点模模糊糊的心思和朦朦胧胧的情意更加勾人了。不错的演员。叶修这样想到。

蓝河接下来又试了好几段戏,叶修才说道:“行了。”他伸手与蓝河握手,“蓝河,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志了。”

蓝河没忍住跟着接了一句:“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体。”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蓝平常看的书还挺多啊。不过我说的是,以后我们就是一起拍君莫笑的同志了。”

蓝河简直无地自容,干巴巴地笑:“哈哈哈,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嘛。”

叶修点头:“嗯嗯嗯,不如小蓝给我推荐几本,让我也进步进步?”

蓝河心说算了吧大佬,我平常就看霸道总裁爱上我,黑道校草拽校花,千万豪门的替嫁娇妻什么的,大佬您一天天日理万机的还是算了吧。

但他还没来得及回绝,叶导就拿出手机,和蔼地问他:“你扫我我扫你?”

这怎么能劳烦叶导!!蓝河连忙掏出手机:“叶神,我来我来!!这种事您怎么能亲自动手!!”

叶修看着眼前这个进入迷弟模式蓝河,又想起了在电影节上被横眉冷对强行避开的事情,以及……酒店门口尴尬的初见。

算了,不扫了。

这个想法在出现的一瞬间就被叶修掐灭。他看着蓝河头顶柔软的发旋,鬼使神差地抬手将人规矩的头发揉得一团乱。

蓝河抬头惊恐地看着他,脸上写满了: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被一个A 摸头。

叶修咳了一下,说:“那个,就这么定了,其余的我再和你经纪人联系。”

蓝河懵逼地说:“好,谢谢叶导,叶导再见。”转身就出了房门。

结果走到门口,小年轻又停了脚步:“那个,叶神,土豆片或者热毛巾敷眼都能消黑眼圈的,不过您最好还是好好休息。算了我还是先走了!”

叶修看着那个落荒而逃的身影,心里蓦然一软。

在旁围观的陈果不怀好意地凑上去:“叶修,你怎么回事啊,你不跟我说你不太喜欢这个蓝河吗??我怎么瞧着你这是有情况啊还要人家联系方式?”

叶修说:“没啊,我这是教导新人不要走上歪路,尽一个前辈的责任好吗?”

陈果不屑地撇嘴:“你就吹吧,人家蓝雨的,自然有喻文州教导,你上赶着干嘛啊,分明是居心不良。”

叶修举手投降:“行行行,老板娘说了算。”

陈果伸手打他:“一天到晚没个正形,老大不小了终身大事自己考虑去。”

叶修漫不经心地点头,心里还是那个灯光下露出两个酒窝的青年的脸。

怎么又是他,烦死了……但是他可真好看啊。

哦,跟黄少天拉拉扯扯的时候也是那么好看。

讨厌蓝河!!

 

蓝河上了车,才反应过来叶修刚才的动作有多暧昧,他凑到笔言飞耳边嘟囔:“要死了二笔,叶神不是真想潜我吧!他刚摸我头诶!!”笔言飞异常兴奋地拉住他的手:“真的吗!!老蓝叶神真的要潜你!!天呐!!你问问叶神他还喜欢什么类型我行吗!!他不喜欢我可以改啊!”

蓝河说:“你干脆改名儿叫煞笔吧!!潜规则你还那么激动!!”

笔言飞说:“那可是叶神啊!!!叶神潜我我能不激动吗!!!完了完了老蓝,你的路线可能要改了,叶神都看上了你的美貌,你还是走偶像路线吧我马上联系大春给你改改!”

蓝河直想给他一耳光:“我也要给大春打电话,有你这煞笔经纪人我吃枣药丸。”

怼完了笔言飞蓝河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他不是说好做一个叶黑吗,刚刚怎么又进入迷弟模式了??哎哟喂,刚刚那个您您您真是丢死人了,哎哟喂,黑眼圈就黑眼圈吧你多什么嘴啊,哎哟喂,还好好休息怎么听怎么耻啊,跟个小媳妇儿一样。

妈的,丢人。

他又突然想起试戏时叶修的眼神来,窗外日光正好,云阔舒朗,却比不过他眼波三分。他大概是碾碎了太阳光,又磨了黑曜石,加了至清的溪水,混着天上最亮的寒星,才有了那样一双眼睛。

蓝河想着他慵懒的笑容,修长有力的双手,还有在他耳边呼出的热气。

妈的,害羞。

哦,还想着他在酒店那里和一个发情的omega解了皮带。

妈的,生气。

蓝河跟笔言飞说:“那个手机给我,我开个小号黑一波叶修!”

笔言飞:???

 

 *对不起了各位,痛经痛到窒息,一下午只写了这么点,进度还没到40%,我怎么那么啰嗦,本来想一发完的

*虽说补了不少娱乐圈知识,但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见谅

*哎哟喂,我真的觉得特别难看我真的不想写的,我就是太宠你们。


评论 ( 135 )
热度 ( 938 )

© 叶琅琅琅琅—咸鱼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