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琅琅琅琅—咸鱼手

跳下去吧!没有然后了!

[小段子]七年之痒

*咸鱼了好久,准备复健
*不怎么好看,原谅我
*ooc预警

蓝河觉得叶修不爱他了。
在有了这个大胆的想法后,他小心求证,收集了种种蛛丝马迹,终于单方面的把这个假设变成了现实。
昨天早上的早安吻,叶修只亲了他左脸,没有亲右边,以前他最喜欢吻自己右眼角那颗泪痣了。昨天中午他做了叶修最喜欢的菜,喊了两次叶修才从书房里出来,吃饭的时候漫不经心,居然还剩了十分之一盘。昨天下午抢野图BOSS,叶修没有去堵他,带队挑了他的竞争对手车前子和夜度寒潭。昨天晚上他回来,叶修没有上来给他一个拥抱,而是在阳台和苏女神打电话,尾音上扬,欢欣雀跃。昨天半夜他起来,发现叶修没有从后面搂他的腰,温热的呼吸没有喷在他后颈上,还抢了他的被子。今天早上,叶修起得比他早,但给他做的面条里放了一点他不爱吃的香菜。今天中午,叶修心不在焉得和他接吻,不小心咬到了他的舌尖。蓝河当时眼睛发酸,心里涩涩的,跟浸在盐水里似的,可他看叶修手忙脚乱地抚慰道歉,还是做了几个深呼吸,朝他温柔的笑。

最主要的还是,他在叶修衣兜里发现了一枚戒指。
国际大牌,最新款式,简洁大方,低调奢华。
真的特别好看,特别是跟他和叶修七年前的那枚戒指比。
当时他什么都没说,把他放回了叶修的兜里。
而现在,他坐在家里那盏暖黄的灯边,等着他的爱人回家。
他扫了眼日历,才蓦然想起明天是他和叶修的七周年纪念。
原来都已经七年了啊。
是了,七年了。叶修在七年平淡无奇的生活中逐渐减灭了对他的爱情;在七年一成不变的日子里消磨了对他的热情;在七年朝夕相对的岁月里丧失了对他的好奇。

所以,他们大概是完了??

蓝河突然不能呼吸,好像有人抽走了空气中的氧气,他攒紧胸口的衣服,大口大口的喘气。
他与叶修的一幕幕走马灯一样从眼前过。那18条好友申请,冰霜森林的裂波斩,千波湖畔波光荡漾,苏黎世的巅峰荣耀,网游再见的欣喜,小心翼翼的接近和试探,杭城西湖月下的拥抱,广州夏日晚风中带着野草芳香的亲吻……
还有那枚戒指,七年前那人亲手为他带上的戒指。
以后都不会有了吗?
蓝河头疼欲裂,疲惫感一波波的涌过来淹没全身,他躺到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
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身边床垫下陷,耳边也有了早就习惯的呼吸声。
他费力地睁开眼睛,叶修已经睡着了,微微张开嘴的样子一点都不像那个叱咤风云的君莫笑。
他凑上去问道:“叶修,你最爱的人是蓝河吗?”
叶修没有回答,在梦中勾起唇角,长手自然地一伸揽住蓝河的腰,把他抱在怀里。
蓝河突然没了睡意,把自己被子分了大半给他,侧躺在那里,一根根地数他的睫毛。
他心里暖得快要融化,可七年之痒四个字还沉甸甸的压在那里。

叶修是被烫醒的,蓝姓小朋友把额头贴在他胸膛上,炙热的温度原原本本地传过来。
他急急忙忙想起身去给他找急性退烧药,却被蓝河八爪鱼一样的姿势弄得动弹不得。
叶修半是无奈半是好笑的去吻蓝河唇角,跟哄宝宝一样放柔了声音,一边轻抚他的脊背:“小蓝啊,我得去给你拿药啊,听话,乖乖的先放开我好不好啊?”
蓝河脑子烧的混混沌沌还是忘不了那个七年之痒,嘴里一直嘟嘟囔囔着。
他声音太小叶修只模模糊糊听见了个痒字,便去给他挠。他的手指在蓝河滑腻的肌肤上游移着,用着习惯的力道挠着蓝河平常容易痒的地方。
“现在呢,还痒吗?”他温柔地去吻蓝河右眼角的泪痣,空闲的手不断探他额头,“乖乖放开我,我去给你拿药,听话。”
蓝河窝在叶修怀里,感受着那价值千万的手指在背上抚过时轻微的瘙痒,呼吸着叶修头发上和他一样的洗发水的味道,听着叶修强劲有力的心跳。

去他妈的七年之痒,全世界叶修最爱蓝河了。
嗯,不服不辩。

而叶修抱着发着烧撒着娇的爱人,取消了所有七周年计划。
顺便把戒指戴在了他的手上。

*蓝河一直在感冒,生病的人就爱胡思乱想嘛……
*我都不会写文了orz
*希望你们喜欢
*我叶汉三又回来了!!

评论 ( 45 )
热度 ( 911 )

© 叶琅琅琅琅—咸鱼手 | Powered by LOFTER